劉光瑋(129377)
新竹實中→臺大機械系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準備大考→選擇詮達

  個人感覺詮達書籍內容豐富詳盡,於是選擇與詮達一起步上準備大考的路程。學測大概8月開始進行總複習,指考則是學測分數放榜那天決定要考,當天晚上就開始讀書。動機皆是希望能考上心中第一志願。
  學測:8月暑假時, 先把一二冊精讀,開學之後便是模擬考,如果讀不完9月繼續讀。之後再花兩個月精讀三四冊,全部讀完之後,就開始題海戰術,分回練習,模擬試題,歷屆試題。學測看似考跨組學科,但範圍基本上都是學過的,例如說對自然組來說,學測所考的社會科一到四冊皆有學過,因此不用太擔心,照讀不誤。
  指考:決定考指考之後,仔細精讀五六冊,高三的進度也全力以赴,段考認真讀,如果一二三四冊有不熟的地方花時間回去看,都讀完之後,一樣是題海戰術,最後一個月請假在圖書館或者補習班讀一整天。

 

詮達是我的寶物

  詮達的題目很多,也相當不錯,難度不至於太刁鑽,但也不輕鬆。考前很重要的練習以及維持手感的幫手。尤其是詮達網站的資源服務,讓我作文有穩定的成長。記得當初英文總是我的罩門,直到我遇見了詮達文教英文叢書。跟著詮達的腳步,包含書上和網站上的試題,英文分數竟然突飛猛進,同學老師驚訝不已。自此,詮達就是我的寶物。

邁向理想大門

  指考前我想了很多,每一夜都是輾轉難眠。如果學富五車的曾鞏都能次次落榜,又能期盼自己像蘇軾金榜題名?畢竟,自己已經輸過一次了。這次,絕不能重蹈覆轍。

  高三苦讀的日子像篇呆版的公文,昨日不斷抄襲今日,今日不停預約明日。高中生像條迷失在汪洋書海的小船。各種科目撕牙咧嘴地咆哮著,如一海的白鯊,晃的小船載浮載沉。曾經,我在愛因斯坦的光電漩渦中迷航,在牛頓三大定律中伏首,在無窮無盡的化學式中漫無目的地尋找夢想的蹤跡。

  西方的悲劇大師尼采說過的:「沒有哪個勝利者信仰機遇。」東方的孔子也說:「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樂之者。」奮力划船是必須,但是沒有舵,怎能航向黎明的東方?又怎能享受海風的舒暢?

  我在詮達的複習叢書中,找不到課本拐彎抹角的敘述,而是用精簡,不拖泥帶水的方式直接講解。不同其他參考書,用創新不拘俗套的方式講解觀念。眾多的題目堆砌成一條筆直堅固階梯,一步一步,脫離浩瀚書海,踏在優遊自在的雲彩,邁向理想大學的大門。夜色如墨,同學們大包小包帶著各種參考書課本像台緩慢笨重的列車,駛進家的遠方。而我只是帶著幾本詮達的精華即可回家做完整的複習。

  以前上課的時候,課本密密麻麻的文字真催眠,像一縷迷魂散緩緩令我跌入夢鄉。時常,一個恍神變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。只要先預習詮達的《總複習整理》,再寫寫題目與《總複習測驗》,老師上課的內容,茅塞頓開。因為基本的內容熟稔,有更多的時間和空間吸收老師補充的教材。考試的分數當然扶搖直上。模擬考長居後段班的我,考試的成績一次比一次更進步,最後一次模擬考拿到校排第二。

  預習,詮達精闢的講解能迅速幫助學生了解單元內容。複習,詮達眾多的題目能漸漸磨利學生基礎進階觀念。

  仰望天空,細數每個日與夜,日子在充實沉澱的心情下,會有種愜意的自信。我不再輾轉難眠。早晨,是美好的起點,夜晚,是幸福的終點。不再是時間催著我出門,是我掌握著自己的生活,從容不迫。指考,不是戰場,是一個展現自我能力的舞台。我堅信著。

  終於到了指考這天,同學無不被沉重的考試壓力重踏著,一身瘀傷,但我卻異常鎮定。因為任何類型的題目都迎刃而解,我只是把所有詮達交給我的,揮灑在考卷上。寫完最後一科時,我就發現,我已然拿到理想學校的門票了。

  在高三呆版的公文中,偶然有幾段絢爛的文字,我想就是詮達給我的驚喜。詮達參考書讓載浮載沉的小船有了良舵。如一座明亮的燈塔,引導小船,走出暗礁和漩渦的逆境,揚帆,航向夢想的金銀島。